理财热线:400-999-6522 官方新手交流群:361287114
智佳金服

P2P"老赖"人数高达84.2万 半年仅审结十余起案件

时间:2016-08-18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P2P"老赖"人数高达84.2万 半年仅审结十余起案件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所披露,半年多以来,多起P2P平台“老赖”案件得以审结。欣慰的是,“老赖”们无一胜诉。不过,另一个数据却让人乐观不起来。第三方网站显示,网贷行业的“老赖”数量高达84.2万人。审结的案件与之相较,不啻太仓一粟。


P2P老赖人数高达84.2万 半年仅审结十余起案件


  起诉主体多元化 :从平台到出借人、担保方以及债权受让公司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披露,从去年末至今,约有11起P2P平台借款人违约被诉的案件审结。


  这11起审结的P2P平台借款人违约案件分别为:


  1.杭州艾米巴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


  2.浙江中新力合担保服务有限公司与陈立强、陈丽玲等追偿权纠纷;


  3.浙江中新力合担保服务有限公司与陈永昌、许建芳等追偿权纠纷;


  4.浙江耐鑫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余杭分公司与陈国良追偿权纠纷;


  5.向日葵互联网金融(杭州)有限公司与田小美、李翔等民间借贷纠纷;


  6.杭州坤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朱辉东、马立民间借贷纠纷;


  7向日葵互联网金融(杭州)有限公司与苗承琴、陈旭光等民间借贷纠纷;


  8.杭州坤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覃理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9.李翱穹与陈小云、章仙花等民间借贷纠纷;


  10.福建中兰德担保有限公司与何世煌、何娟娟等追偿权纠纷;


  11.张全雷、姜娜娜等民间借贷纠纷


  11起案件中,分别涉及鑫合汇(2起)、龙盈理财(2起)、向日葵理财(2起)、杭州艾米巴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起)、和融天下(1起)、合拍在线(1起)、耐鑫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1起)等7家平台。


  不过,案件的起诉人并非全是平台一方,部分诉讼是由贷款出借人(1起)、项目担保公司(3起)及债权受让公司(2起)单独发起的。


  11起案件中,部分案件的被告方不仅只是借款人,还包括拒不履约的担保方。从判决结果来看,除1起以平台方撤诉结案外,其他10起中被告方均以败诉告终。


  此前,大众较为关注作为信息中介的P2P平台如何对违约借款人进行诉讼。后来,点融网首次起诉老赖成功,引起业内效法。具体的做法就是,由出借人将债权转让给平台,再由平台方发起对借款人的诉讼。但其诉讼成本(不仅是金钱上的花费,还有时间上的消耗)亦相当之高。


  而从以上审结的案例来看,不同情形下,P2P平台的出借人、项目担保方以及债权受让方均可以对违约借款人发起诉讼,这对减轻平台压力不无裨益。在P2P信息中介的定位会越加明晰的将来,借款人违约后由出借人、项目担保公司、债权受让方来进行催讨或成为一个常态。


  诉讼成本几何:与涉案金额正相关 多由败诉的被告人承担


  无论起诉主体是平台一方,还是出借人抑或项目担保公司,发起诉讼均要付出一定的成本。显见的成本主要包括律师代理费、法院受理费两部分,个别案件中还出现了公告费、财产保全费。


  11起判决书中,共有10起涉及律师代理费——起诉方要求被告支付相关的律师费。不过,这个要求大部分被法院驳回,仅有4起得到了法院的认可。从案件披露的信息来看,原告方的律师代理费普遍不是很高,在3000左右。


  11起判决书中,有10起涉及法院受理费。其中的5起案件中,被告承担了所有受理费,其他5起中,被告人亦被要求承担大部分的受理费。综合来看,法院受理费用亦不算高,收费多在一两千左右。不过,在“杭州坤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朱辉东、马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法院收取的案件受理费达到52994元,其中的52747元被要求由被告人承担。


  何以该案中收取费用如此之高?根据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财产案件根据诉讼请求的金额或者价额,按比例分段累计交纳:1.不超过1万元的,每件交纳50元;


  2.超过1万元至10万元的部分,按照2.5%交纳;


  3.超过10万元至20万元的部分,按照2%交纳;


  4.超过20万元至50万元的部分,按照1.5%交纳;


  5.超过50万元至100万元的部分,按照1%交纳;


  6.超过100万元至200万元的部分,按照0.9%交纳;


  7.超过200万元至500万元的部分,按照0.8%交纳;


  8.超过50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按照0.7%交纳;


  9.超过1000万元至2000万元的部分,按照0.6%交纳;


  10.超过2000万元的部分,按照0.5%交纳。


  “杭州坤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朱辉东、马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涉案金额约为588万元,相比其他几个案件的规模要大很多,所以不难理解为何该案交纳的法院受理费会如此之高。


  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老赖”们想赖账,一点也不容易 ,所欠之钱最终还是要还,而且还要搭上一笔不菲的诉讼费用。


  审案 “哪家强”:浙江地区法院审结的P2P借款人违约案最多


  11起违约案的审理法院分别为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可以看到,浙江地区法院在审理P2P借款人违约案上行动较为积极,在已审结的11起案件中占了9起。


  此外,在审理P2P爆雷案件方面,浙江地区法院的结案数量亦领先其他地区。根据网贷舆情7月做的整理,其时已有不少于48起P2P平台爆雷案件被审结,由浙江地区法院审结的案件占到14起,这个数量远高于其他地区。


  浙江身处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一线地带,同时也算得上是重灾区。网贷天眼数据显示,该地区先后上线平台493家,而问题平台数量达到210家,占到地区平台总量的近乎一半。


  P2P“老赖”数量惊人:84.2万人被纳入黑名单


  网贷舆情从一家名为网贷信用黑名单的网站上获悉,该网站收录的网贷行业违约借款人的人数高达842588人。与之相较,目前已审结的“老赖”案件可以说是太仓一粟。以司法系统的人力配置来论,似乎也无能力审理如此庞大的“老赖”违约案件。


  目前,不管是司法机关,还是政府部门,抑或网贷平台,都在加大对“老赖”的曝光及惩治力度。


  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即曾于近期在上海火车站、虹桥火车站的广场大屏幕及候车厅大屏幕上滚动曝光老赖信息。此前,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曾在机场车站及闹市区大型广告牌上公开曝光老赖信息。除法院外,借贷宝等网贷平台也在自己官网上晒出“老赖”名单。


  除加大曝光力度外,司法机关以及政府部门还出台了相关惩治措施。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被纳入最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老赖”,会被限制乘坐动车组一等座以上和轮船一定等级舱位,并被禁止乘坐飞机、列车软卧,高消费亦受到限制。


  为了惩治“老赖”,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选择与法院合作,对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列明的失信被执行人纳入摇号系统“黑名单”,限制参加购车摇号。


  据悉,目前网贷平台多将“老赖”名单接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互联网金融风险信息共享系统,而不是最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此举被认为可以解决“一人多贷”的问题,但在惩治“老赖”方面似乎并无进一步的功效。

(资料来源网络,仅供参考)


标签:p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