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 智佳股票配资网

金山云赴美上市“漂亮仗” 云上诞生又一“新变量”

金于5月8日晚在美国上市,以“铃声”的形式走进纳斯达克的大门。资本和市场的“狂欢”开始了。

在此之前,中国领先的科学技术委员会已经为云计算赛道的许多朋友搭建了舞台。

在雷军眼里,金山是一朵云,敢想敢做,直截了当。

只有本着不怕死的精神,我们才能获得一些生存的机会。

金的同事们也打了一场漂亮的比赛,因为这很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丽之战”的背后是金山云的开盘价上涨30%,收盘价上涨40%,总市值为47.74亿美元(近338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在全球股市因中国股票的流行和信任危机而动荡的情况下,云计算非常成熟的美国市场对这支云计算股票给予了充分的价值肯定,这一行为也给其他中国股票带来了巨大的信心提升。

云上的战斗是艰难的。

有趣的是,在国内互联网制造商(如英美烟草)向互联网行业转型的过程中,专注于技术的云制造商不得不集体向资本市场进军。这是由于云技术的发展和国内竞争格局变化的结果。

在国内,公共云的竞争看似平静,但实际上却很激烈。

公共云是一个“烧钱”的行业——没有人会怀疑。在过去十年中,那些依靠“投资”来改变市场、却没有足够实力来支持市场的公司,比如曾经忙于云计算的云公司,比如美团云和苏宁云,都因为“不确定的未来”或“未能涉水而过”而退出了公共云阵营。

与此同时,依靠母公司系统或融资手段大规模成长起来的云供应商越来越强大。巨人的虹吸效应使得巨人越来越强大,而强大的技术和实力支撑也回馈给市场更充足的发展动力。

我不得不承认,云计算将成为未来十年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而这条繁荣的赛道正等待着玩家们再次参赛。

每个云计算企业都在摩拳擦掌,升级组织结构或增加资本。巨人之间的下一场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融入美国股市的选择

金山云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提到,上市融资资金将用于以下方面:约50%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投资升级和扩大基础设施;约25%的资金用于进一步投资于技术和产品开发,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大约15%用于资助生态系统扩张和国际影响。大约10%的资金用于补充公司的营运资本。

上市后,金山云将改变依附于金山软件的现状,披露其财务状况,更好地体现金山云自身的优势和价值,在管理方法、市场策略和人才管理上更加独立,突出多年来强调的“中立”和“不与客户竞争”的价值。

随着资本规模的扩大,它也将能够放开手脚,直接与阿里云和腾迅云竞争,增强其发展潜力。

值得注意的是,其进入股市的方向是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而不是国内的科学创新局,这并不排除背后投资者的战略考虑,但这一结果对金山云有利。

原因是金山云是一家继承金山集团“企业服务DNA”的公司,而美国市场1000亿市值的高端企业主要来自用户市场和资本的培育,如英特尔、微软、IBM、思科、甲骨文等。

用雷军的话说,美国投资者有一种更强烈的云感。

AWS和微软Azure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家云供应商,也受到美国市场的培育,对其他地区的云计算发展具有“风向标”的意义。进入美国股市后,金山云可以凭借独特的洞察力获得成熟投资者的帮助。

金山云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独立的云服务提供商,几年内年收入近40亿英镑。其机制日益成熟。它的市场地位驱使它进入一个新的竞争领域。

国内云产业也期待“转折点”

几年前,人们对云计算产业做了一个分析:2020年将是重要的一年,可以说是“大转折”和“决战”。国外的微软和谷歌以及国内的英美烟草/华为都根据这个节点部署了部队,积累了粮食。

然而,人们期待着一个能够“引爆”这个转折点的导火索。

——1——注意,从需求方面来看,中国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已经进入大规模阶段,各种产业形式非常齐全。例如,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将所有工业类别都列入联合国工业分类的国家。

可以说,中国的生产关系得到了调整,生产能力也保持了同步。然而,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伟曾提到,“中国制造”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拒绝依赖中国。

因此,我们行业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在哪里?如何进一步缩小我国与发达国家的生产水平差距?

“天(人工智能,云)、地(工业)和海”已经成为三条不容置疑的道路。

在过去的十年里,高度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为中国的经济崛起做出了巨大贡献。下一个经济方向实际上是在传统领域寻求效率,降低成本和改造工业互联网。

云作为一种方便、高效、低成本的资源,在大数据、边缘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帮助下,已经成为当今信息技术创新的源泉,越来越多的实体需要它。

当“数字转型”再次成为经济增长的关键手段时,“新基础设施”是一项充满希望的强有力措施——互联网的后半部分就是新的基础设施。

从供应方来看,2018年和2019年初,中国各大云服务提供商开始释放工业互联网转型的信号,大力拓展乙、乙双方的“业务”,智能教育、医疗保健、金融、数字政府、智能城市等成为热门词汇。以英美烟草、金山云和华为云为代表的制造商已经在云上建立了特殊的商业模式——尽管这是血腥竞争的结果。

这种转换信号的释放具体表现如下:

1)随着组织结构的调整,云部门得到提升。

例如,腾讯组建了云与智能产业集团(CSIG),该集团已成为腾讯ToB战略的外部窗口,而其他业务则是智库团队。阿里云数字政府、金融云、新零售和中国的四个业务部门也已合并和升级为四个主要业务部门。百度百科与百度人工智能系统进一步整合。在四条战略赛道确定后,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将直接负责。2019年底,JD.com宣布成立京东云和人工智能部门,整合原有的京东云、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三个部门的结构和职责。今年,华为宣布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成为华为的第四大BG。

2)强调的是“技术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或信息技术公司。

在工业、农业、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等领域全面发展之后,综合技术实力被放在首位,而一些传统上依赖渠道、销售策略或最基本的IDC资源的制造商却表现出劣势。政府和企业关注云供应商的综合实力。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5G、边缘计算都将被需要,甚至一些厂商已经进入了底层芯片之战。

3)开放“买买买”和“投、投、投”模式,促进生态。

在过去的4-5年里,云计算遵循了“深海法则”。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鱼头制造商基本上成了收割机。主要制造商的股权投资和商业投资极大地培育了生态,尤其是在SaaS和云开发商。

多年来,各行各业对高空云爆发的巨大需求,加上新皇冠肺炎的突然爆发所导致的疫情加速催化,将在未来继续快速增长。私人资本和政策资本都倾向于这一新的基础设施重点。

另一个诞生于云的新变量

我们知道,云计算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代表,是一个相对不透明的行业,在中国很少有独立的上市云公司。这导致云计算的研发投资、收入、支出、毛利、用户数据、ARPU值、保留率等数据都在“墙”内。外界无法知晓,也无法与同龄人相比。

以阿里头云和腾迅云为例。每次集团报告时,只有总收入数据、季度收入、增长率和用户总数将对外披露。其他信息将不予披露。外界很难发现。

但是,上市后必须披露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这将带来行业数据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也有利于外界逐渐了解云计算,做更多的行业研究——这对于云计算技术的普及是非常必要的。

一旦云制造商成为“中国股票”或进入科学创新委员会,它将带来大量的公共数据,其他层级的云同行也将获得更多的同行比较机会。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进入云计算,选择没有竞争关系的云供应商可能是另一个新的机遇。随着“云”和“备份”意识的增强,从事B端业务的云供应商将不再是唯一一家。金、等人在招股说明书中极力强调“中立”的属性,这正是他们所看到的。

的确,云计算在短期内将是“困难的”。该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技术、资本和人才都被牢牢“吸收”。然而,这也表明“赢家通吃”的局面远未形成。每个家庭都在充分利用其权力来扩大竞争和权利之间的差距。在互联网的后半部分,它的市场仍然丰富。

换句话说,云仍然是一片蓝色的海洋,流行病下的“新基础设施”使这片蓝色的海洋更加蔚蓝。

标题:金山云赴美上市“漂亮仗” 云上诞生又一“新变量”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cedai.com/news/261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