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 智佳股票配资网

相聚资本梁辉: 强化选股核心优势 低回撤穿越牛熊

严格控制撤退,保持攻势

:在从公开发行到私募发行的过渡过程中,投资理念发生了哪些变化?

惠亮:公开发行和私募发行的最大区别在于,私募发行需要在控制退出的基础上追求净值的稳定增长。对公共投资的评估是一种相对回报。业绩基准是针对市场的,在熊市中不需要控制撤资。因此,总体回报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好的,但持有人的经验将在这一过程中受到影响。私募对绝对回报的追求带来的最大区别在于,它要求在追求回报的同时控制退出。投资的目标是牛市能跟上市场,熊市应该损失尽可能少或没有损失,从而给投资者更稳定的回报。这需要更稳健的投资、更详细的潜在风险评估以及更严格的选股标准。只有当有足够的安全边际和足够的风险回报率时,它才会干预。

:如何在受控撤退中保持联合进攻?

惠亮:就投资而言,判断市场比判断个股更难。对于集合资本,控制回撤的方法不限于通过判断市场方向来调整头寸。聚集资本通常只在认为市场风险较大时才控制头寸,更常见的是通过选择单个股票干预、投资组合风险管理和对冲工具的时间点来控制回撤。

一方面,引入企业生命周期的概念是为了避免短期的热点公司和经营中情绪高涨的公司,而长期快速增长但短期暂时困难的公司更受青睐。例如,今年第一季度,半导体市场非常火爆,但我们相当谨慎,因为板块估值和人气处于历史高点。过去,几家在安全可控领域聚集资本以获得丰厚回报的公司大多是在短期运营的低点进行干预,因为买入着眼于未来,而此时只是买入。另一方面,我们非常重视交易纪律。该团队拥有超过15年的总体投资经验,但一直对市场充满敬畏。聚集地有一套严格的控风纪律。例如,在投资组合管理方面,对单个股票头寸的比例有严格的要求。在风险应对方面,当观察到潜在风险时,将积极使用衍生工具等对冲工具为投资组合提供额外保护,在极端情况下将考虑被动头寸减少。

:从2018年到2019年,a股市场经历了熊市和牛市的快速转变。它是如何应对和适应的?

惠亮:辛迪加资本成立于2015年,其净值在2016年和2017年表现良好。2018年,在a股市场下跌的情况下,有一些产品退出。尽管它的表现远远超过市场,但对其先前头寸的控制也导致2019年初反弹时过于谨慎。之后,我们对风险识别系统和投资决策系统进行了反思、优化和完善。首先,我们将被动风险管理转变为主动风险决策,更早、更全面地评估风险,而不是坐等风险发生后再被动应对。内部风险度量系统是利用定量技术来实现风险的动态跟踪。二是将股票投资组合管理与市场风险决策分开,通过衍生品套期保值和整体头寸减持来应对不可预测的宏观市场风险。

经过一系列的优化,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我们对市场的判断和风险控制整体到位,选股能力得到充分发挥。我们在云计算、国内替代、医疗、消费升级、高端制造等领域探索了许多投资机会。投资方法的改进和演变今后将继续得到加强。市场在不断发展,没有任何历史经验或战略可以保证其未来的成功。

a股有望飙升

:你认为a股和美股怎么样?

惠亮:我们相信a股市场在未来将保持波动的上升趋势。今年上半年国内外爆发疫情和油价暴跌引发了经济基本面的低迷,但下半年将逐步走向正常。尽管经济数据疲弱,但全球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和强有力的财政刺激政策对股市非常有利。当前市场的主要风险在于外部事件重复发生的可能性。然而,今年的情况与2018年完全不同。现在每个人都将变得更加平静,应对策略也将更加有效,因此总体影响将会小得多。此外,当前中美经济周期的形势也不同于2018年。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经济正在逐步复苏,中国更有能力承受外部坏消息的影响。

:哪些行业看好a股?

惠亮:尽管今年市场波动很大,但投资机会并不缺乏。在总需求不足、利率低、资金异常宽松的背景下,资金将流向受经济周期影响较小、长期前景基本良好的行业。然而,在中等水平领域,许多行业的产品升级、进口替代和模式优化趋势不断增强,从中可以找到良好的投资机会。目前,关注内需的行业包括云计算、国内替代、医疗服务、高端制造和消费升级。

:国内需求部门的投资机会是当前市场共识之一。总体估值可能相对较高。如何解决这一矛盾?

惠亮:主要依靠基于长期视角的认知前瞻性和分析方法。一方面,我们应该积极探索一些市场没有足够重视的机会,比如2019年的本地化。在板块的热度开始上升之前,我们聚集资金提前做了大量的工业研究和布局。另一方面,他们擅长寻找基本面良好但市场有争议的公司,并通过大量多维调查分析其业务的真实性和可持续性。这些公司通常有非常便宜的购买机会。

对于市场已经关注的高质量公司,聚集的资本将使用更长期的视角来分析高估值的合理性,并计算进一步增加的空间。尽管目前的估值可能不便宜,但如果该公司爆炸性的业务和持续的利润增长能够迅速消化目前的高估值,这将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目标。此外,如果资产本身质量也非常高或稀缺,那么更高的估值是合理的,而且不容易看到大规模回调。

“循环型私募”私募基金经理大多在公开发行领域留下了辉煌的业绩,但他们中没有多少人能够在进入私募后继续保持其出色的业绩并留在第一梯队。其中,拥有18年证券行业经验的集体资本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惠亮是最优秀的。惠亮认为,私募与公开发行的最大区别在于私募追求绝对回报,在获得回报的同时应该控制退出,在严格控制退出的前提下,两者的结合应该保持进攻性。牛市正在胜出,熊市正在退出。在这一目标下,我们聚集资金,不断优化选股制度和市场风险识别制度,使选股成为核心优势,以低波动性跨越牛市和熊市。

今年以来,黑天鹅事件频频发生,a股大幅波动。惠亮领导的集体资本凭借其选股优势和对重大市场矛盾的准确把握,赢得了市场的显著胜利。展望未来,惠亮认为a股有望向上波动。虽然市场波动很大,但并不缺少投资机会。他对云计算、国内替代、医疗服务、高端制造业和消费升级等国内需求领域持乐观态度。

创建一个谨慎的选股系统

:自聚集资本成立以来,总体的突出表现是什么样的投资框架?

惠亮:集合资本投资基于GARP战略,主要收入来源是企业利润的长期增长。选股主要考虑四个维度:空间、护城河、质量利润增长和安全边际。该团队的核心优势是善于从行业角度挖掘出具有良好爆发力、长期发展前景和强大竞争力的高素质公司。这些公司中的一些还没有对市场给予足够的关注,当他们聚集资本时,他们已经做了非常充分的研究,并且有机会以合理甚至被低估的价格购买。

:这样,聚集资本的核心竞争力来自股票选择。如何建立背后的投资研究团队?

惠亮:人和文化是团队建设的重点。团队的有效性非常重要。它不仅要探索合适的机会,还要确保决策的效率。会议之都成立了一个由15名成员组成的投资和研究团队,要求其成员关注长期良好赛道的关键研究,同时实现行业的全面覆盖。如果投资和研究团队的数量太少,市场将不会特别全面,而且可能没有办法有效地比较不同的行业。如果人太多,分工太细,就会导致认知上的局限,使比较更加困难。只有保持适度的团队规模,好的机会才容易被发现。

在团队文化中,借鉴桥梁水的概念,聚集资本强调团队平等和决策过程的系统化。一是注重方法的统一。构建投资理念,规范投资结论,可以确保投资管理者和研究人员思维一致,提高内部沟通和决策的效率,有助于将定性研究转化为系统决策过程,实现团队讨论、投资决策、投资结果、总结和反思的系统闭环。第二是追求客观平等的团队文化。投资经理需要有开放的思维和学习信息的能力。研究者被要求有独立的观点和清晰的逻辑。要求成员听取不同于他们自己的意见,保持公正,不发表意见。三是注重量化和主观决策的双重思维。投资策略分为定量和定性两个方面。定量方面包括找到有效的分析策略和评估方法,并通过定量手段形成固定的公式,以便更快地用于决策。量化团队还将推动一些有效的投资研究策略,两者的结合将产生竞争优势。

:关注股票选择通常侧重于自下而上的分析。资本投资会与宏观和市场相结合吗?

惠亮:选股是聚集资本投资的核心基石。此外,市场也将被考虑在内,但不会根据非常高频率的市场波动作出决定,只有在判断市场存在重大风险时,才会采取相应的对策。在与资本会面进行市场分析时,核心立足点是流动性、经济基本面和估值。它将基于这些维度给出市场的主观预测。同时,它还将跟踪各类资产的表现,用主观判断进行验证,并发现一些额外的信号。

:如何评估市场风险状况?

惠亮:风险需要追踪和分类。不同类型的风险有不同的识别方法和应对策略。大多数风险属于“灰犀牛”,主要包括经济基本面、货币流动性、估值和最低杠杆率。这可以在早期识别,并且可以分析其可能的影响范围和传播路径。就当前市场而言,疫情对经济趋势的影响较弱,但宽松的货币环境可以对冲经济风险,而且估值和最低杠杆率较低,因此可观察到的风险水平不高。

少数风险无法预先预测,也无法在风险发生后进行评估,或难以评估其影响范围,属于“黑天鹅”。这种风险的可能性很低,涵盖范围很广,包括政治风险、国家层面的重大危机或严重的商业问题,如关键公司的金融欺诈。由于可遵循的历史经验较少,“黑天鹅”是一种大多数人都不理解的风险。对于“黑天鹅”来说,只有可能的传播途径才能大致描述出来,而应对能力可以通过逐步学习来提高。

-我们的记者林榕花

标题:相聚资本梁辉: 强化选股核心优势 低回撤穿越牛熊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cedai.com/news/260131.html